瀚海期刊网,快速职称论文发表、期刊投稿权威机构

在线投稿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瀚海期刊网

首页 > 论文欣赏 > 汉语言文学论文 > 详情

 论文欣赏

展开分类
 汉语言文学论文
浅谈汉语音译外来词的翻译规律
作者:未知 如您是作者,请告知我们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摘要】随着国际交流的日益频繁,大量外来词涌入汉语。这些新词,有些是可以从汉语中找到相应的词条,但也有一些很难找到对应的字眼。在译介的过程中,我们不但要考虑源语的内涵,还需考虑能否为读者所接受。本文尝试从审美的角度分析汉语音译外来词的翻译规律。

  关键词:音译;外来词;审美
  一、引言
  随着社会的发展,科技的进步,世界各国在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的交往日益加强,人们之间的接触也空前频繁。特别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大量新词涌入中国,丰富着国人的生活。这些新词,有些是外来语中有而汉语中没有对应词的词,为了避免曲解就不能采用牵强附会的翻译,而是应该采用音译。
  音译外来词在现代汉语词汇系统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它们为汉语注入了新的活力,使汉语始终保持着勃勃的生机。千百年来,无以计数的汉语音译词产生出来,有的昙花一现,有的则经过时间检验成为汉语词汇中的固定成员。改革开放30 年后的今天,随着时代的发展、科技的进步和网络的普及,国内外之间的交流日趋频繁和紧密,音译外来词的来势之凶猛已经超越了以往任何一个时期。在这种情势下,对汉语音译词的研究变得越来越重要。
  音译不是简单地用相同或相近的汉语语音词组来表示,而是需要运用一定的技巧,把原词译为符合汉语习惯并能为广大人民群众所接受的语音相近的词。只有这样才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反之,就会被淘汰,因为翻译不但需要考虑源语的内涵,还应考虑能否为目的语读者所接受。
  二、外来词音译的心理接受
  由于汉字既表音又表义,并且相同的字音多对应有不同意义的汉字,这虽给音译带来诸多不便,但同时也使音译丰富多彩。在音译词中比较成功的例子有:可口可乐(Coca Cola)、金利来(Goldlion)、好利来(Holyland)、席梦思(Simmons)、雪碧(Sprite)、耐克(Nike)、可伶可俐(Clean-Clear)、康乃馨(Carnation),基因(gene)等,这些词的翻译都抓住了中国人的审美心理,在选用作为音译符号的汉字时,尽量运用那些接近原借词所指事物或概念的形象之字眼,从而使读者从音译词字面意义上,很快领悟原借词所指称的概念内容,而且还能产生一种美感,使这些词很快被人们所接受。如果译词只抓住语音相似的特征而忽略了不同字词给人们带来的不同感受,那么这个事物就会有不同的命运。
  “可口可乐”(Coca Cola)在中国是家喻户晓的饮料品牌,它使人一听便知是饮料商标,又保持了原词的音节和响亮,这就把本无特定含义的词译得有声有色,令人回味无穷,可以说译名的效果超出了原名。一提到“可口可乐”这个名字,人们不但会有清凉的感受,还会有快乐的感觉。而在日本Coca Cola 被译成“口咖口拉”,在日语中怎么也不会引起什么美的联想,人们只知道它是一种普通饮料而已。好的名字会带来好的效果,这也是可口可乐在中国更加流行的原因。而且“可乐”还成了汽水类软饮料的代名词,什么“百事可乐”、“非常可乐”等也相继出现。相反,如果名不正,则无法在中国生存。
  E-mail刚开始在中国出现时,有人把它译成“伊妹儿”,不了解e-mail 的人怎么也搞不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后来,人们还是接受了它的意译词“电子邮件”,或者有些人干脆就使用英文e-mail,以显示他本人很时尚。
  有人认为,汉语在传统上有一种抵制音译外来词的机制。所谓“先意译,不行再半音译半意译,不得已再音译”的说法并非没有根据。汉语有许多音译词看上去根本不像外来词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这些词的“内部形式”被汉语用“循音赋意”的方式改造过。“迷你裙”中的“迷你”(英语mini,表示“小”“微型”)让人感觉不到它是外来词,也使人觉不出有什么“微”“小型”的概念,但它显然是一个地道的外来词。
  因此译名必须附合中国人的审美观,尽力选用一些吉利的好字眼, 才能在中国立稳脚跟并有所发展,这一点至关重要。
  三、外来词音译的雅俗共赏
  中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要想让中国大众接受某个音译词,译者必须要经过仔细的思考,译出让广大百姓都喜爱的易读易记的词,抑扬上口,便于流传。中国人才济济,当一新词进入中国时,不同的人根据自己的感受译成了不同的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只有符合大众的口味,为人们所接受,译词才能生存下去,否则,就会被淘汰。
  “幽默”(Humor)一词现在是汉语中必不可少的一员,当初,林语堂把humor 译成“幽默”时,鲁讯曾嫌它容易引起误解,李青崖主张译为“语妙”,陈望道拟改为“油滑”,唐栩候建议改成“谐穆”。但都没有流传开,只有幽默一词延续至今。
  现在被当作音译佳作的“可口可乐”(Coco Cola)在1920年进入中国时, 被译成“蝌蝌啃蜡”。不知当时的译者是否有抵制外来饮料的意思,但从字面上看,怎么也不像一种可以入口的东西。后来商家改为“可口可乐”才使这种饮料得以生存,并风靡全国。
  “电话”在最初进入是中国时,只用于宫廷和达官,被音译为“德律风、德利风、独律风、爹厘风”,后来用于平民百姓才译成了“电话”。“电话”一词符合汉语的特点和习惯, 更符合人民群众的口味,从此便固定下来。
  手机品牌“爱立信”(Ericsson)在刚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被译成“艾瑞克森”,没有受到欢迎,后来商家采纳了有关专业人士的意见,把名字改为“爱立信”,产品于是在中国很快站稳脚跟,销售量得到大幅提升。
  德国名车Benz 如果译为“笨死”的话,在中国恐怕就没人来买他的车了,当然也就没有市场了。车名也是一个文化的符号,Benz 中国音译改为“奔驰”,给人产生奔跑速度极快的印象。同样的英文名字翻译成不同的中文名就会有完全不同的效果,这里可见文化差异在起着相当的作用。
  译词尽量使用一些人们熟悉的字眼,避免一些生僻的字,如果原词过长,可以采取省音的办法,例如:现在著名的电器品牌“惠普”,就是采用了Hewlett和Packward两个词的首音而形成的。它在大陆曾长期音译为“休利特—帕卡德”,但并未得到人们的青睐;后来港台把它译为“惠普”,其知名度才陡然提升。

投稿邮箱:hanhaiqikan@163.com

 

相关期刊分类